风雨协信 昔日地产明星去留两徘徊

来源:中宏网重庆房产时间:2020-01-10 09:10:00

中宏网1月10日电(记者 谢旺江2020年1月2日,山西证监局在官网披露了对云南前首富赵兴龙的行政处罚决定书。因超比例持有上市公司太原狮头水泥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狮头股份”,股票代码:600539),且未依法履行书面报告、通知及公告义务,以及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股票等行为,赵兴龙被给予警告处罚,并处以罚款合计2200万元。赵兴龙违规操作的时间点,与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借壳上市计划高度重合,但因狮头股份重组失败,招致巨额损失。开年第一罚,又将刚从“卖身传闻”中消停的协信送上了业界热搜。

图片1.png

(总部城官宣图)

与此同时,在风雨飘零的重庆冬日。协信集团产业地产的王牌之作-重庆总部城,仍然还在孤独的坚持!在A区1—6栋高层办公楼,亮起灯光的楼层不多,在招商中心往协信云栖谷方向,不少类独栋墅式办公楼未曾开启。在招商中心得知众创中心还剩大面积办公空间,租金50多元/平方米;网上也挂有多种面积的办公空间出售信息。启迪协信重庆总部城的官方宣传是已汇集90余家企业,显然在新的一年还需进一步加强招商服务工作。虎头岩区域有一个园区竞争者,忽米网所在的创意天地也在期待企业入驻。

总部城商业方面,媒体曾经报道,2015年12月30日,大坪协信星光天地绚丽盛放,现场人气异常火爆。作为协信在重庆打造的第五个星光系购物中心内部,如今却是商家寥寥,人气平平。

25年成就各种题材

风起于青萍之末,市场的热切一部分来自对协信产业地产之路持久力的好奇。

2015年前,协信地产一直名列重庆房产头排,论产品力更要甩某些开发商好多条街。协信商厦开地产企业先河,屹立于朝天门之巅,至今风采不逊。天骄俊园、天骄年华在北区和西区创造了住宅典范之作,协信TOWN城让重庆有钱人知道了怎么生活得像在地中海;协信彩云湖标志了湿地公园地产的诞生……这些项目在21世纪初叶的十多个年头里难以匹敌。科班出身的吴旭拥有出众的审美趣味,可能其他开发企业掌门人愁闷的是怎么多赚钱,而他困惑的往往是怎么出新求美。在风口之上的协信,无论掌门人如何超脱,都站稳在了2014年的百亿阵营。

图片2.png

(吴旭)

如果说那些年协信的变化调整就像一艘大船,一直在传统房地产领域里做住宅、做商业之类的航道选择战术动作,2015年则是协信方向的关键一年。彼时,协信吴旭已经成功从华润宋林案中脱身,重返运筹帷幄之岗。协信准备变成“一箭多星”的宇宙火箭。 2015年6月10日,协信与启迪控股合作成立启迪协信科技城集团,进军产业地产,欲打造全球领先科技城投资运营商,计划五年内达到1000亿元,打造千亿市值上市平台。

  此前,协信曾拟香港上市,甚至为此不惜进入静默期;此后,除了发债稍显快意,协信在资本市场同样历经坎坷。2016年6月,协信旗下天骄物业挂牌新三板,2017年,协信取得狮头股份控制权,2018年,天骄物业摘牌准备装入狮头股份,同年,协信系资产准备借壳上市计划失败。此后就是各种收购传闻,最近的就是2019年12月阳光城将收购协信。

图片3.png

             (狮头股份已变为ST狮头,1月7日收盘价位6.79元)

资本市场需要更多的故事,协信则尽可能准备好素材,如今,打开协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网页,协信的主要业务包含了商业地产、品质住宅、科技产业、生活服务、农业小镇、教育小镇、服务公寓等,基本囊括了一个房产企业转型中能够涉及的大多数产业方向。如今,最早2016年底,最迟2020年上市之语,声犹在耳。

产业地产看起来很美

产业地产并非新生事物,从1979年的蛇口工业区开始,2006年,市场化开发力量挺进园区,华夏幸福的ppp模式通过孔雀城的盛大开盘,创立生态小镇连锁品牌。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“产城融合”概念,吸引了诸多的开发企业目光。“脱虚向实”的风向,让诸多企业开始挺进产业地产,2016——2017的房产狂热中,产业地产成了最好的勾地工具。

然而,入局容易退市难,尤其是对于协信这样“起步早,投入多”的企业,协信有关人士曾对媒体说2012年就成立了产业地产事业部,2015年已经布局20多个城市,在建与储备项目40多个。

然而,产业地产却是另外一个大坑,曾经有人归纳总结了“产业地产十大陷阱”,碧桂园也表示,做产城融合必须因地制宜,很难规模化复制。作为产业地产的头部企业-华夏幸福就在这里面吃尽了苦头,

从1998年成立,2002年,华夏幸福就通过河北固安工业园区开始了园区运营,后续的生态小镇、PPP模式、大数据、强规划等都运用得自然和谐。“中国投行俱乐部”曾发文解析华夏幸福的商业模式,其中的数据令人震撼,如下图:

图片4.png

就这样的配置,华夏幸福在2018年几乎没缓过劲来,当年3月华夏幸福被曝资金链断裂,股价从30多元一路下跌,直到7月平安保险成为战略投资者,还继续下探到19.21元,方才止跌回升。

业内人士认为,协信和许多传统房产企业一样,与华夏幸福等资深产业地产企业不一样,缺乏产业地产的深厚基础,通过联姻启迪科技等企业就意图构建竞争力,实际价值不高。启迪园区的上千家企业也没见多少能够各地入驻。

从协信的发展可以看出,协信领导层在多个时候拥有前瞻能力,只不过“真理多前进半步,也可能就是谬误”。业界认为,协信缺乏产业地产运营经验、过早多元化、分散投资过多以及人员流动过于频繁,已经让能力变成一种伤害。做企业可以开脑洞,更要实事求是聚焦主航道。2019年克而瑞数据显示,在操盘金额、操盘面积、销售全口径金额、销售权益金额四大年度排行榜上,协信控股分别为104位、102位、108位、118位,当年其他四大渝派房企早已绝尘而去。

2015年后,除了启迪,协信还牵手了绿地、中民投等合作伙伴,股权变动频繁,依然难解融资之渴。2015年以来的协信远创数据显示,协信的日子真的不轻松,营收一直徘徊不前,主要靠房产销售收入打主力,招商收入、园区结算收入等方面都不如人意;净利润不高;速动比率除了2016年接近1,其他时候都显示了短期偿债压力的巨大。

图片5.png

协信从1994年成立以来,每一次突破、转身、布局,大都让同行瞩目,2020年,协信会否迎来市场传闻的“终局之战”?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责任编辑:王志
上一篇:个税第二年调查显示:房贷房租抵扣个税最实惠
下一篇:房企十强门槛提至2425亿 土储暴露野心